2018年新疆最新推荐线路
·北迷新疆采风之旅(A线) ·北迷新疆风采之旅(B线)
·绝色伊犁神秘大草原(C线 ·北迷新疆风采之旅(D线)
·北迷新疆风采之旅(E线) ·北迷新疆风采之旅(F线)
·神秘新疆 天山南北(G线 ·魅力南疆 风情之旅(H)
·神秘新疆大地(K)线 ·大美新疆南北疆大环游M线
·绝色伊犁神秘大草原(Q线 ·迷恋在那鲜花盛开的地方T
·丝绸疆域 神秘之旅十二日 ·北迷新疆 风采之旅
 
首页 汽车租赁 出行保险 司机游客 摄影图库 俱乐部线路 服务导航 精彩回放 新疆概况 关于我们
关键字检索
最新活动线路
北迷新疆采风之旅(A线)
北迷新疆风采之旅(B线)
绝色伊犁神秘大草原(C线
北迷新疆风采之旅(D线)
北迷新疆风采之旅(E线)
北迷新疆风采之旅(F线)
神秘新疆 天山南北(G线
绝色伊犁神秘大草原(Q线
神秘新疆大地(K)线
魅力南疆 风情之旅(H)
迷恋在那鲜花盛开的地方T
大美新疆南北疆大环游M线
新疆旅游须知
关于新疆旅游安全问题
丝绸疆域 神秘之旅十二日
草原风光之旅 B线
草原风光之旅 A线
西域探秘24日全接触
丝绸疆域 神秘之旅(B线
丝绸疆域 神秘之旅(A线
塞外遇见江南 草原之旅
北迷新疆 风采之旅
关于新疆旅游安全问题
民俗风情-南疆环行之旅(
风景如画之北疆&
 
从狼塔走向和静——穿越天山腹地 被阅览:1929
从狼塔走向和静——穿越天山腹地
作者:王铁男  

      

        在新疆各种特色的徒步线路中,穿越和静县狼塔无疑是我最难忘的一程,且祥和宁静,这种淡然纯净的感觉一直充盈着我的大脑并伴随着我穿越了天山腹地狼塔至巴伦台。。

      当我们从荒凉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南缘沿呼图壁河穿越欣欣向荣的绿洲农场,接着穿越了海拔2000米上下的青翠山林和数个雪山环抱的将近4000米的山口,行程近140公里。在感受气喘吁吁,双腿颤抖而疲乏至极的那一刻时,体验的却是从哈萨克山地牧场到蒙古草原史诗般的远征。就仿若经受着身体的炼狱,灵魂的洗礼。

 

午后,当我们攀登到海拔3600米的高度时,一片乌云借着风势滚滚而来,绵绵细雨顷刻变成冰雹阵阵,打得人生痛难忍。雾气越来越重,能见度越来越低,背包也仿佛重若千斤。我们只得收拢队伍,不得不在一块巨石下躲避风暴的袭击。

      徒步的第二天一大早,到附近牧民家联系马匹的杨春风一无所获地回来的。当地很少人去过狼塔地区,翻过雪山到巴伦台的路也没有人走过。我们给多少钱,牧民也不租给我们马匹,他们还讲了关于狼塔的许多骇人听闻的故事。说是每年都有许多转场的羊群从栈道上滑下摔死,更可怕的是有狼群和狗熊。

      “狼塔”,指的是分隔呼图壁县与和静县的河源峰和她脚下的区域,意为“有群狼守护的塔山”。作为蒙古族图腾的狼,被当地牧民敬而畏之是可以理解的,况且天还下着雨。但是我们依然没有返回的打算,沿着泥泞的牧道攀登白杨沟达坂,按照计划,今晚就必须得住进狼塔。

      午后,当步行上升到海拔3600米的时一片乌云借着风势滚滚而来,绵绵细雨顷刻变成冰雹阵阵,打得人生痛难忍。且雾气越来越重,能见度越来越低,背包也仿佛重若千斤。我们只得收拢队伍,不得不在一块巨石下躲避风暴的袭击。这种天气在高山上不算稀奇,而且冰雹总是来去匆匆,没什么可怕的。

      下午4点,我们终于登上了海拔3862米的达坂,天居然放晴了。站在达坂向南远眺,鳞次栉比的峻岭雪山层层叠叠,群山簇拥的河源峰巍峨高耸,冰光闪耀异常扎眼。脚下蜿蜒纵深的河谷在阳光的辉映下宛如一条银色的丝锦向南延展,消失在雪山和云雾之中。祥和宁静,这种感受成了一种淡然的温暖。

      夜里11点多,队伍在在离谷底100多米的一处平台上停下来,大家分头扎营、取水、做饭。今天十几个小时的攀爬是三天以来强度最大的一天,虽然只行进了15公里,但队员们毕竟都坚持下来了。

 

4000米的白杨河大阪

当朱姐渡到河中央时突然被激流冲倒,汹涌的浪滔淹没了她的头顶,慌乱中的她紧紧地抓住固定在河两岸的登山绳,岸上队友也惊呼起来,一边大声呼喊放开,一边拼命拉扯着牵引绳,直到她在冰冷的河水体力耗尽松开了双手,才被岸上的队友拉了回来。

      第四天,我们或许会觉得,冰雪晶莹的河源峰其实并没有隐藏关于狼的什么秘密,那只是凶险的代名词。只是山上的难以行走的栈道,而等我们真正穿越这个栈道时,才明白这个所谓的栈道实际上是在垂直的峭壁上人工开凿出的30多公分宽,一人高的石沟,只能让一匹不驮东西的马勉强通过,是牧民在春秋天气好时转场用的。徒步者通过要时刻惦记着别让背负重物的身体因转身失衡而坠入悬崖。

     当队伍从栈道下降到海拔2400米的台普希克马河谷后,才发现了真正的麻烦,人工开凿的栈道和搭建木桥都不见了。经过反复探路我们发现,这条河无论如何都无法绕过去,渡河,这种峡谷穿越中最危险地行动不可避免地面临了。

     我们选了一处相对而言较窄的近20米宽的河道,在绳索的保护下,杨春风卸下了背包率先渡河。可一下水,激流溅起的浪花顷刻就打到了他的腰部,还没等走到河中央,瘦小的他瞬间就被激流冲倒,岸上的队友迅速收绳,把他拉了回来。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杨春风,不由分说重新穿上徒步鞋,抱起一个40多斤重的卵石再次向河对岸走去。这次他成功了,并把登山绳牢牢地固定在河对岸的巨石上。

     第二个渡河的是40多岁的朱姐,虽然她水性很好,但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把绳索系在她腰上,河两岸的队友用绳索牵引着她,让她扶着固定在河两岸的登山绳渡河。即使这样,意外还是发生了。当朱姐渡到河中央时突然被激流冲倒,汹涌的浪滔淹没了她的头顶,慌乱中的她紧紧地抓住固定在河两岸的登山绳,岸上队友也惊呼起来,一边大声呼喊放开,一边拼命拉扯着牵引绳,直到她在冰冷的河水中体力耗尽松开了双手,才被岸上的队友拉了回来。

     不过,朱姐的遇险,让队员们惊恐万状,但惊吓之余都总结了过河的要领。大家一个个安全渡过了台普希克马河。随后,精疲力竭的我们在台普希克马河畔的草坪上扎营。我静默地斜依在草坪上,仰望着远处暮色中的河源峰,神情淡然,但想起前方的达坂和激流,我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

夜里,山谷中刮起了风,吹得帐篷哗哗作响,随后便听到噼噼啪啪的雨点声。雨越下越大,我透过帐篷望着黑暗中朦胧地灯光久久不能入睡。在这天山腹地,本属野生动物的家园,真正的入侵者其实是我们。

      第五天,经过一夜的休整,队员们体力已基本得到恢复,大家似乎忘记了昨天发生的一切。从岔路口到海拔3555米的库拉阿特腾阿苏达坂直线距离不足4公里,但海拔垂直升高1000米。队员们迈着“太空步”喘着粗气缓慢地向达坂移动,在接近达坂顶部时,我们遇到了一段60度倾斜的沙流坡,攀爬更为艰难。到达达坂顶部已是中午十分,和煦阳光晒得人暖洋洋的,队员们脱去了被汗水浸透的外衣,享受着阳光的沐浴。

     翻过达坂后,发源于兰特开曾冰川和蒙格特开曾冰川的河水在谷底汇聚,形成了众多的支流,我们穿着徒步鞋频繁地穿越在这些支流河道中,一天下来淌过上百次河。到黄昏之时,我们遭遇了惊喜——在对面的山坡上发现了一群羊,我们邂逅了一处夏季牧场。

      看到我们,牧羊人也非常高兴,他们帮我们把帐篷扎在毡房边,还为我们杀了一只被狼咬伤的羊。据牧羊人说,他和弟弟5月中旬就来到了这里,弟弟在我们进山前就回希勒木呼拿面粉去了。他和一只牧羊犬在这里放护500多只山羊。前一天晚上,狼群冲进了羊圈,一次就咬死了8只羊。现在他只能白天睡觉,晚上点起篝火守夜。他还说,今年的狼又多又凶猛,牧羊犬见到狼群吓得直往毡房里钻。为了让他可以睡个好觉,我们就在羊圈旁和营地点亮了汽灯,

     夜里,山谷中刮起了猎猎的风,吹得帐篷哗哗作响,随后便听到噼噼啪啪的雨点声。雨越下越大,我透过帐篷望着黑暗中朦胧地灯光久久不能入睡。狼塔——野生动物的家园,而今人类的现代文明,打破了这片被群狼守护的宁静。或许我们就不该享用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在84年版的军用地图上,哈拉哈特是一处大的蒙族牧民居住点。但我们眼前只有残墙断壁和长满蒿草的院落,看起来这个居住点已经废弃十多年了。计算了剩下的路程,我们得靠吃老鼠和野菜才出的去。

      已经是徒步的第七天了。随着海拔下降,以及注射和服药,一直水土不服加高山反应的小陈病情已经开始好转。但队伍正面临着粮食危机的考验。类似阿尔卑斯式登山,我们要携带简单但必须的所有野外生活物资。因为没有马匹,靠个人负重,食品带的就很有限。前两天告别那个孤独的牧羊人时,我留了300元钱,把锅里剩下的羊肉捞了个精光作为补充。但未完的行程还是有些超出计划。

      为了尽早进入和静,昨天我们就放弃了要翻越两个达坂但比较容易的蒙格特开曾线路,而选择翻越兰特开曾线路冰达坂,直插和静巴伦台的哈拉哈特。巴伦台——有沙红柳的地方。那当然是指南部面对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河谷地带,兰特开曾冰达坂之南的巴伦台依然是高山草场地带,与附近的巩乃斯和巴音布鲁克的景观都不相同,也不像呼图壁一侧有大片的林场。不过路,确实要好走一些了。

      糟糕的是,在84年版的军用地图上,哈拉哈特是一处大的蒙族牧民居住点。按坐标抵达哈拉哈特后,我们眼前却只有残墙断壁和长满蒿草的院落,看起来这个居住点已经废弃十多年了。当天的晚饭,我们每个协作只分了一小块肉。计算了剩下的路程,我们得靠吃老鼠和野菜才出的去。

      次日,我们又渡过了冰冷刺骨的玛纳斯河的一条支流,通过河南侧一个很狭窄的沟口,翻越海拔3273米哈拉哈特达坂,赶往和静乌鲁木齐牧场场部。心里想的是煮羊肉、揪片子、炒马肠,但看见仍然是空荡荡的草场。

 

饥肠辘辘之间,忽然明白了,这里正在夏季休牧,而哈拉哈特牧民更可能是退牧外迁了。据说和静出了个本地的蒙族县长才仁,无论是以现在的观念还是以传统的习惯,都很知道如何通过减负涵养草原水土。可真是苦了我们。

 

      旱獭?鼠疫?吃?不吃?吃?不吃?……。我们已经别无选择。可爱的蒙古猎人、漂亮的焉耆马和古仁格勒村的意外惊喜注定了我们的成功。

我们已没有东西可吃了,尽快找到人家是我们惟一的出路。天还没亮,我就把大家叫了起来,趁河水没涨之前,带大家抓紧时间渡河。杨春风和宋玉江带领一部分队员攀山崖绕过去。队伍会和后得知,宋玉江攀崖时摔了下来,幸好没受重伤。

      过河不久,我们遇到了两个骑马的蒙古族猎人,他们还牵了一匹身上驮满了钢丝套和猎物的马,一看就知道他们是来猎取旱獭的。从猎人的口中得知,从这里有一天半的路程可以到古仁格勒牧场,村里有一条35公里的简易公路通往218国道,我们高兴地知道,这意味着狼塔——巴伦台之路的穿越已经成功了。但这一重要的居住地在84年版1:25万的军用地图上没有标出。

      遇到猎人后,心里踏实了很多。他们猎取的旱獭也解决了我们吃的问题。说实话,我们的徒步中都是拒绝猎杀野生动物的,况且是鼠疫携带高危物种的旱獭。但是神奇的是有些蒙古人有猎食旱獭的习惯却从不染病。不知是加工工艺厉害还是与季节有关,但清汤寡水两天几近腹中空空的队员们以别无选择了。

      我们又向猎人租了两匹马。有了马匹后我们的行军和渡河速度也快了许多,我们沿着玛纳斯河主要支流一路而下。第二天中午,队员们陆陆续续到达了古仁格勒牧场场部。最后一位队员到达后,他走到牧场的吉普车前面,双手拍着汽车的引擎盖大哭起来。这哭声中的悲欢交集令人感慨,我想,对他而言,走进和静的这条路应该是会记上一辈子的。

      

      就这样,九天九夜的狼塔巴伦台徒步大穿越终于结束了。回想起那让人心惊胆战的栈道,达坂上的暴风雪,湍急的河流,还有队友之间的真诚与信任……至今仍历历在目。当越野车摇摇晃晃地驶出山谷,前面就是辽阔的巴音布鲁克草原和蜿蜒峻美的218国道,远望查干诺尔达坂敖包上飘荡的经幡我深刻地体会到了天山腹地徒步的魅力,祥和宁静。

      古仁格勒牧场小到只有一排平房,在房前高高飘扬的国旗告诉我们这是和静县的一个行政村。望着停在屋前的吉普车我们一步也走不动了,面对我们的乞求的目光,好心的蒙古族场长伸出了援助之手。

越野车在颠簸起伏的山丘上奔驰,队员们一个个默默不语,此刻我心情百感交集。九天九夜的艰难跋涉,湍急的河流差点夺走了朱姐生命,风雪交加的达坂险些把生病的小陈留在了那里,在经历了激情与梦想,艰险与生死的穿越之后,在欣赏天山的博大与壮美的同时,我们也真正看到人在自然中的渺小。我深为能带领这样一支队伍而感到自豪和骄傲,队友们毕竟用自己的双脚走出狼塔,开辟一条最为险峻的天山之路。

      当越野车摇摇晃晃地驶出山谷,前面就是辽阔的巴音布鲁克草原和蜿蜒峻美的218国道,远望查干诺尔达坂敖包上飘荡的经幡我深刻地体会到了天山腹地徒步的魅力——祥和而宁静。


网站首页 汽车租赁 出行保险 司机游客 摄影图库 俱乐部线路 服务导航 精彩回放 新疆概况 关于我们

单位:新疆新快车手进口汽车修理有限公司   新ICP备17000618号-1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天山区建国路56号  邮政编码:830002
24小时服务热线:13999186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