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新疆最新推荐线路
·北迷新疆采风之旅(A线) ·北迷新疆风采之旅(B线)
·绝色伊犁神秘大草原(C线 ·北迷新疆风采之旅(D线)
·北迷新疆风采之旅(E线) ·北迷新疆风采之旅(F线)
·神秘新疆 天山南北(G线 ·魅力南疆 风情之旅(H)
·神秘新疆大地(K)线 ·大美新疆南北疆大环游M线
·绝色伊犁神秘大草原(Q线 ·迷恋在那鲜花盛开的地方T
·丝绸疆域 神秘之旅十二日 ·北迷新疆 风采之旅
 
首页 汽车租赁 出行保险 司机游客 摄影图库 俱乐部线路 服务导航 精彩回放 新疆概况 关于我们
关键字检索
最新活动线路
北迷新疆采风之旅(A线)
北迷新疆风采之旅(B线)
绝色伊犁神秘大草原(C线
北迷新疆风采之旅(D线)
北迷新疆风采之旅(E线)
北迷新疆风采之旅(F线)
神秘新疆 天山南北(G线
绝色伊犁神秘大草原(Q线
神秘新疆大地(K)线
魅力南疆 风情之旅(H)
迷恋在那鲜花盛开的地方T
大美新疆南北疆大环游M线
新疆旅游须知
关于新疆旅游安全问题
丝绸疆域 神秘之旅十二日
草原风光之旅 B线
草原风光之旅 A线
西域探秘24日全接触
丝绸疆域 神秘之旅(B线
丝绸疆域 神秘之旅(A线
塞外遇见江南 草原之旅
北迷新疆 风采之旅
关于新疆旅游安全问题
民俗风情-南疆环行之旅(
风景如画之北疆&
 
骑行青新藏线 被阅览:2045
骑行青新藏线
作者:西锐  

   

 

07年4月20号--5月20号 从乌鲁木齐出发 ,经敦煌,格尔木,拉萨,日喀则,阿里,叶城,库车,巴音布鲁克,一号冰川,返回乌鲁木齐.行程一个月,8千余公里,同行的有王铁男,宋玉江,向阳,许刚,和我共五个人.其中4人使用韩国小星125和200型越野摩托车,其中老王在叶城库地不幸将膝盖摔成粉碎性骨折,许刚在普兰车辆损坏,无法继续,其他三人安全完成全程.


     "  疯子"老王
    一个“老疯子”是对王铁南的称呼,从他鼓动大家买摩托到花言巧语威逼利诱参加他的摩托车骑行新藏线计划,都是疯颠的开始。出发是个好天,带着老王“决不让一个人掉队”的承诺高兴地上路了。笨鸟先飞,我总是节约休息的时间跑在最前面,总觉得后面有老王心里塌实。仅仅第二天的中午,在哈密十三间房段的百里风区,在风里挣扎的我还是被风吹下路基,在零点一秒的时间里,我好象突然被人从侧面推了一把,随之从3米高的路上顺路基滑了下去,一阵头盔和沙土摩擦的刺耳声响后,我知道我还没有受伤,车也没有。从车下面爬出来,坐在土沟里发呆,思考我的万里长征是否可以提前结束。这时老王赶上来了,在头顶上冲我大喊“你怎么下去的!我也下去避避风!”,我差点晕倒。
    经敦煌出新疆,进青海,老王骑得起劲,开始忘记了自己不赶路的诺言,到格儿木那天骑了11个小时,对于我这个还没有驾驶执照的人来说的确有点累了,又听到他要两天骑到拉萨云云,我知道,老王疯了。于是从玉珠峰大本营下来后,我和向阳一组,老王和宋玉江,许刚在前,队伍便分开。前后大约相距半天的路程,4月底习惯性的暴风雪天气,大家都遇上了,我和向阳在一路的风雪中搀扶着同行,翻唐古拉山口的前夜,知道绝尘而去的疯子老王也就住在我门前面60公里的地方,想必也是一路坎坷,我对自己说,全要靠自己了,安睡。
    我独自从热震寺经林周到拉萨时已经凌晨1点了,吃过饭到宾馆洗完澡后,才又见到了从朗玛厅潇洒回来的老王,队伍又热烈地全员相聚了。老王决定了明天大早就上珠峰大本营,因为我晚到一天,他们已经逛过了拉萨,我不得不再次决定与大家分手(许刚的变速箱需要更换,也走不了),我总得去看看大昭寺,八角街什么的吧,留几张到此一游的照片也行,其实哪都可以不去,博物馆我是必须花一天时间去学习的。
    一个人倒也自由自在,一路经日喀则玩到拉孜时已经5月2号了,住了一晚,又在广场上晒到中午,老王果然如约赶来,许刚竟然也在,奇怪,不是在后面修车吗。新藏线从此开始。
    老王再次给队伍作了动员报告,并纠正了前面的左倾冒险主义,统一了同心协力共度难关的主题思想,然后上路。老王又是一马当先而去,当晚我们四人倾尽气力一路追赶到了桑桑和萨嘎中间的切热乡,仍然未见老王,只得住下。第二天晚上我又和老王在老仲巴会合了,我也习惯了一路上有老王时的风风火火和没有他时的忙里偷闲。等新的一轮红日升起一切照旧,在接下来的马悠桥段,我又落了队,老王也失踪。一路的大搓板路让我的手腕麻痹,吃饭时竟然掉落茶杯,摩托车一天也跑掉了5个螺丝,连支架也跑掉,害得我没有电线竿就不能停车,我已经作好了随时弃车而逃的准备。
    再次见到老王时,我已经过了神山到了巴尔兵站,这次是老王从后面赶来,他告诉我许刚的车坏在了普兰,宋玉江走错了路,只有他追上了我和向阳,原来他们三人拐了一趟普兰,代价就是损失了两个队员。看着老王身上绑满了装满汽油的可乐瓶,象个冲锋后老战士,样子实在是滑稽, 我们也只能让他们两人自生自灭了,吃饭睡觉,明天还得追老王呢。

阿里的班公湖
    神奇地出现80多公里天堂柏油路后,终于到达了天堂阿里,这里不但有银行还有ATM机,不但有宾馆还有热水器,城市啊,大城市啊,他给了我希望给了我鼓舞,让我以为胜利就在眼前,革命就要成功。
    汇集了4人(除许刚)离开狮泉河,我不再追赶老王了,他是疯子他谁都不怕。班公湖畔老王不得不停下来,原因是要等凑足人好开船去鸟岛,他痴痴地等了4个钟头,等到了一群边防战士和大家的陆续到达,我在开船前1分钟到达,真是来早不如来巧,哈哈,乘风破浪去鸟岛!当晚到达多玛是我自出发以来唯一一次离“赛段冠军”最近的,我加大油门使劲冲在最前面,一点也不留恋黄昏时两边绝美的风景,随着夜色漆黑,我看到了多玛闪亮的灯光了,一束车灯加载着飞卷的烂泥从后面超了上去,又是老王。气得我在后面大骂并诅咒他摔到沟里,4天后老王果然在叶城的库地摔断了腿,我真的没有特异功能和小宇宙,老王别怪我。
    多玛之后,我就再没有见到老王,红土达坂,界山达坂,509大坂,康西瓦大坂,到达三十里营房时我都快患上大坂恐惧症了,每每快到大阪顶时我都要两脚着地和它一起努力攀爬,盘旋而上与俯冲而下都是我这个机械盲最担心的,时刻祈祷发动机不会因为超负荷而瘫痪。
    在小饭馆里,好心的新疆卡车司机劝我坐他们的车一起走,帮我把摩托车背到新疆。在此刻,除了诱惑我没什么可以抵挡,在此刻我又怎么能放弃呢,我知道老王就在前面的某个地方,一路上我就是寻着他的踪迹追到这儿的啊。疯子老王就是这么引领着我第一次骑车就卷入这么一个疯狂的队伍,一次疯狂的旅行。黑恰大坂,麻扎大坂,库地大坂纵然再陡峭也不能阻挡我了,我来了老王!
--------------------------------------------------------------------------------

翻越唐古拉山口时,暴风雪中的小藏民.
--------------------------------------------------------------------------------

“傻子”许刚
    我本不认识许刚,他是老王鼓动第一个入伙的人。也是第一次骑车,刚买的新车,刚拿的驾照。我见到他时是在敦煌,他也是笨鸟先飞,比我们早一天出发。他骑的是小星200CC的新款,说这样可以弥补新手与大家的差距。他穿了最多的护具,前后左右,上上下下,脱下来就是一大堆,他是个热爱生命的人。他带了最多的行李,除了一杆小红旗外架子上还绑着一个80升的背包和一个30升的小包,据说有全套野营的装备,看来他做了比我还可怕的最坏打算。
    我们一起上路进青海,他总说不会用离合器,换档也是直接加减,最可怕的是起步,要么熄火摔倒,要么象火箭一样弹射出去。我们出发以来翻越的第一座山口就是党金山口,大家还兴奋地要排成一行合影出发,所有人都很帅地起步从我的摄象机前通过,许刚就表演了一次起步然后倒掉的“特技”。
    之后便常有许刚摔倒路边的情况出现,车重而高,又绑满满行李,一个人把车扶起来得折腾好半天,他也摔出了经验,有一次我在后面目睹了他的摔倒,很潇洒。我们交流不多,他不善沟通但心怀高远,在离开玉珠峰队伍第一次前后分开时,我本以为许刚会和我结伴同行,因为我在技术曾面早已将他和我归为一类,然而他坚定地要和疯子老王一起走。我目送他骄傲地消失在西大滩的风雪中。

雅鲁藏布江畔


    再次见到许刚是在拉萨,变速箱彻底坏了,等着厂家空运过来配件更换,老王决定第二天抛弃他上珠峰大本营,他的情绪好象也很低落,虽然我还要在拉萨玩两天,但他好象压根也没把我列为潜在的同行对象,于是我逛我的庙,他修他的车。
    离开拉萨时我还去看了一眼修车行里许刚被拆掉的摩托车,没见到他人,我便独自朝日喀则去了。沿着美丽的雅鲁藏布江,我独自骑行在路况很好的中尼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速度很快,而且西藏的司机超车时从不鸣号,令我感觉很危险,我怀念起去热震寺那些一路上没有车的路段,直到日喀则,我已经迫切地向往传说中人迹罕至的新藏公路了。
    在拉孜(新藏公路和中尼公路的交会处)的广场上不光等到了老王还有许刚。他是如何修好车超过我并赶到珠峰大本营又和老王汇合后返回到拉孜的,我很惊讶。原来在我流连在日喀则扎十伦布寺长长的转经路上的时候,许刚修好了车,连夜马不停蹄经过日喀则和定日去了大本营。是什么刺激他非得这么拼命?是什么激励他如此坚持?眼前的许刚依然信心满满,车声隆隆,依然起步不稳,作弹射状。
    新藏路上的坎坷就象那一路的大搓板一样,每次都震动到全身。沙石路面和过河时我最容易摔倒,平均每天都摔个两三交,许刚据说在数量和质量上好象都不比我差。记得在帕羊,大家中午难得聚齐吃饭,碰到了几个从新疆方向包车过来的乌鲁木齐美女,见到有老乡正在进行摩托车穿越的“壮举”,自然给我们送上大堆超夸张的评语并要求我们摆出POS合影,这是许刚最喜欢的场面了,在银铃般悦耳的祝福声中大家纷纷绝尘而去,此刻许刚却再次上演了那可能让他觉得一生中最丢脸的一幕,离合器松开的刹那,摩托车吼叫着弹射出去,栽倒在路边。
    马悠桥掉队后我就再没见过许刚,他依然紧紧追随着疯子老王,我去神山时,他们去了普兰,一个与尼泊尔相邻的地方。就象不去大本营一样,我根据自己的时间和能力放弃前往普兰。等到在巴尔兵站见到追上的来老王时,他告诉我,许刚不听劝告非要将一个巨大的牦牛头绑在已经巨多行李的摩托车上,然后在出发时又一次弹射出去并差点撞到人后,他的车便再次瘫痪,老王于是再次抛弃了他。
    直到今天我也再没见到许刚,在阿里的时候我们给他打了一个电话,他正在普兰喝得大醉,说已经找到车可以将摩托车运到阿里或叶城。后来老王在叶城出事,而我独自从巴沙公路经过阿克苏换机油的时候,那个老板非常热情,并告诉我就在前一天,一个骑着橘黄色小星200型的小伙子,说刚从西藏下来,也在这里修车,车后还绑着个巨大的牦牛头。

藏北名寺--热振
--------------------------------------------------------------------------------


“聋子”向阳


    向阳是这次同行者中宋玉江的朋友,从外地赶来乌市与我们汇合出发,和其他人崭新的小星越野摩托车不同,他所骑的是一辆借来的太子款公路摩托车,而且已经跑了两万公里,可谓车到中年。我深知老王和宋玉江都是疯野之辈,车好人狂,能否和他们双宿双飞,我的答案是“没有可能”,所以虽然是刚刚认识,向阳的加入让我很高兴,就象吃了颗定心丸。人这种群居动物最怕的就是赤裸裸地暴露在劣势地位。
    我有将心向明月,明月偏偏照沟渠,热情地给别人打招呼却得不到共鸣是件很尴尬的事。我一度以为向阳是个孤僻傲慢的人,对我的第一次热情问候竟然充耳不闻。不过几天后我就改变了看法,向阳为人热情并且谦和,总是说陪我们走到走不了时就退出,决不拖队伍的后腿。至于时常对我的问话不做反应,是缘于他只有常人百分之三十的听力,常常对视线之外的话语充而不闻。
    每每当我被其他人远远落开的时候,向阳也多是同样的境遇,两个沦落人开始常常结伴而行,常常大发牢骚并相互鼓励。直到队伍离开西大滩的那个暴风雪的早晨,我们终于达成共识,脱离队伍按自己的速度前进,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打车去吧。
    从翻越昆仑山口到唐古拉山口,恶劣的天气和极度的寒冷让两个人不得不相互依靠,从对方那里获得安慰和鼓励。在结冰的路面上是我将他摔坏的车子拖到10公里外的可可西里保护站求援,在路边小饭馆里我也总是主动地给老板解释向阳不回答问题的原因,并大声地向他喊话。我们搀扶着到达当雄,阳光也明媚了天气也暖和了,于是结束了我俩的第一段蜜月期,我去热震,转林周方向去拉萨,他沿主路过羊八井,追赶前面的人。

在扎十伦布寺鸟瞰日喀则城区
    所有人内心都认为向阳骑着这么一个老爷车绝对不会成功翻越那么多高山到达新疆的,而我依然无法与老王他们同速,于是我和向阳第二次结伴而行。此时我们已经飞驰在新藏公路上了。马悠桥大坂我们遇到了空前的困难,我的车勉强冲上了坡顶,而向阳在离顶部200米处却怎样也走不动。我们连推带拉总算上到坡顶,近五千米的高度的大运动让我象狗一样瘫在地上。之后的很多大坂我们都是这样过的,经过的多了也就越发有了经验和信心,直到今天我仍然对红土大坂,黑卡大坂心有余悸,似乎再没有勇气第二次前往。由于动力不足,我们最怕的是陡坡,而著名的界山大坂其实很平缓,只是绝对高度比较高,我们翻越时竟然都没有费一点力气。
    这次西藏骑行让我对自己了解得更加透彻了,实际上我是个精神上很需要依靠的人,是个害怕孤单的人。虽然摔倒在三道沟里时自己也能勇敢迅速地爬起来,在死人沟的大雪里也能谈笑风生,然而我知道自己莫大的勇气和信心来自于我的同伴。两人为伍,在帮助别人时自己其实获得的是信心,被人帮助的时候,自己获得的是安全感。
    我俩经过库地检查站时,才知道老王2天前在此摔短了腿,已经被送到叶城,赶到叶城时老王已经被送回乌鲁木齐。于是我们再次分手,我穿巴莎公路去阿克苏,向阳决定去喀什与宋玉江会合,分手的时刻已经有点胜利后的悲情加真挚的牵挂了,我们互道珍重,作别。
    本以为独自走完新疆的路段回到家中便结束这次旅程,走到库车时接到向阳的电话,建议大家走独库公路翻越天山回乌鲁木齐,我欣然答应了。独库公路的库车到巴音布鲁克一段,由于塌方已经有4年不通车了,这次我们骑摩托正是翻越的好机会。我一路连玩带看摸索着先行,向阳和宋玉疆从后面追赶。在巴音布鲁克镇我们三人又汇合了,这时的大家都是一脸的疲惫却自信满满。剩余的国防公路,冰大坂已经不能阻止我们胜利地前进,向着家的方向前进!
--------------------------------------------------------------------------------

 


网站首页 汽车租赁 出行保险 司机游客 摄影图库 俱乐部线路 服务导航 精彩回放 新疆概况 关于我们

单位:新疆新快车手进口汽车修理有限公司   新ICP备17000618号-1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天山区建国路56号  邮政编码:830002
24小时服务热线:13999186305